Aging Cell:压力正在“侵蚀”你的健康
以往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明确表明:压力,统一负荷,低社会经济地位(SES)和低社会等级会增加人患病率和死亡率,与人类情况类似,在天然条件下饲养的啮齿动物的经典研究也表明,高人口密度对应着大量显示压力病理学迹象的动物,包括心血管疾病等从而导致高死亡率。然而,这种关联在机理上并没有被理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动物模型中探索它的因果关系,但最近,细胞衰老已被认为是将终身压力与年龄相关疾病和人类预期寿命缩短的潜在机制。近日发表于著名杂志Aging Cell中的一篇名为“Study demonstrates link between social stress and shortened lifespan in mice”的研究确立了终身社会压力在缩短寿命和增加心血管风险方面的因果作用。这些证据支持将失败的“适应压力”列入所谓的七大老龄化之一。
具体而言,该研究开发了一种终生慢性社会心理压力(LCPS)的模型,研究人员通过让一只雄性小鼠靠近另一只小鼠,并量化雄性老鼠攻击性行为和顺从行为标志物来研究消极的社会对抗对健康寿命和寿命的影响。 在研究中,在遭受高攻击的同时表现出被动应对方式的小鼠的被定义为“从属小鼠”(相当于低社会等级,低SES模型),表现主动应对方式的小鼠被定义为“显性小鼠”,研究发现从属小鼠与显性小鼠相比,存活概率明显降低(见下图1)。
同时,除了寿命的缩短以外,研究人员还观察到,与显性小鼠相比,在从属小鼠体内几种经典的衰老标志物发生改变(见下图2),并且存在细胞衰老标记的情况下发展出的几种器官病变的早期发作,其中重要的是,从属小鼠发生主动脉窦自发性早期动脉粥样硬化病变,其特征在于显着的免疫细胞浸润(见下图3)和散发性破裂和钙化(见下图4)。

此项研究是第一个使用啮齿动物模型,来研究慢性应激对寿命和衰老疾病的影响。这些数据突出了社会压力和低社会地位对缩短寿命和增加哺乳动物心血管疾病风险的保守作用,并确定了这种复杂现象的潜在机制。在对研究压力对于人类健康影响的道路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同时,引起了人们对于社会压力的关注,培养一种轻松生活,健康生活的方式。正如本文作者Bartolomucci博士所说,本研究的目的就是更好的理解压力诱导疾病背后的机制以便发现让人获得更久更健康的方式。

 

参考文献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acel.12778



Powered by 上海翼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2001-2020 dayibian Inc.
沪ICP备120463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