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国家帕金森病暨运动障碍学术研讨会大医编专访

2019年10月11-12日期间,第六届国家帕金森病暨运动障碍学术研讨会、神经退行性(及罕见)疾病继续教育项目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同仁医院举办。会议期间,作为合作媒体,大医编有幸采访了各位重磅专家。

640.webp.jpg






王晓平教授











王晓平教授专访:威尔逊病的中国诊疗经验






大医编:王晓平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您取得了哪些研究成果或者您有什么临床见解和我们分享?

王晓平教授:谢谢大医编对我们这次会议的大力支持,同时感谢中国医学会、国际帕金森病协会的支持和帮助,当然,我们还按照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邀请了乌克兰、俄罗斯帕金森病相关领域的专家,还有英国、新西兰甚至德国的一些专家。我们中国在帕金森病的诊治方面也做出过突出的贡献:黄金钟提出的小剂量持续治疗方面在预防并发症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威尔逊病是我的导师带领我们在威尔逊病的诊治方面做出突出贡献,此外,英国、俄罗斯也在帕金森病的防治方面做出过突出贡献。

大医编:感谢王教授的讲解。另外,在您看来,在帕金森病防治方面,您认为未来会出现哪些新进展?

王晓平教授:大家知道,中国是帕金森病世界第一大国,有研究认为中国帕金森病患者在100万至200万之间,但是由于习主席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等管理理念,我们现在环境好转,帕金森病的发病率上升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环境改善是我们预防帕金森病的有效措施之一。

大医编:非常感谢王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会把您的观点传递更多的医学工作者。非常感谢!

QQ图片20191129161937.png






Rezzak Yilmaz教授






Rezzak Yilmaz教授专访:经颅超声在神经退行性疾病中的应用

大医编:Rezzak Yilmaz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近期有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关注,或者最近您的研究有何进展?

Rezzak Yilmaz教授:谢谢。我进行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相关研究接近五年了,我正在进行经颅超声在神经退行性疾病中的应用的相关研究。经颅超声可以无创检测血管病变、显示大脑血供状态,从而实现“中风”等脑血管疾病的可视化,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领域。我们正在尝试扩大经颅超声的应用范围,我们已经实现了显示甚至测量大脑的血供状态,所以经颅超声在神经退行性疾病等系列疾病中的应用范围将会越来越广,我十分看好经颅超声的发展前景。另一个我正在研究的方面是帕金森病。帕金森病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患者多为老年人且患病后大多失去自理能力。我们正在研究帕金森病的进展,通过找到关键性的marker来延缓疾病进展。

大医编:感谢Rezzak Yilmaz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方面,您认为未来会出现哪些新进展?

Rezzak Yilmaz教授:事实上,帕金森病已经有了较好的治疗措施。困扰我们的是帕金森病的发病机制和帕金森病的发展过程,我们也正在进行相关的研究,而如果这两方面有了进展这对我们早期诊断帕金森病、延缓帕金森病患者病情进展具有重要意义。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发病机制和进展过程,但我们正在进行探究,我相信在未来我们能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甚至阻止帕金森病的发生。

大医编:非常感谢Rezzak Yilmaz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疗工作者,非常感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2211.png




Louis Tan教授



Louis Tan教授专访:干细胞研究引领帕金森病治疗新方向


大医编:Tan教授您好!非常荣幸邀请您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本次大会,我们也想借此机会请教您一些问题。结合本次大会的主题,您能否介绍一下您研究领域的最新进展?

Tan教授:我们在新加坡进行了很多帕金森病相关的研究,包括帕金森病的病因、危险因素以及影响疾病进展的因素。我们发现部分帕金森病患者进展较其他患者更为迅速,在行走、平衡、记忆等方面症状更为严重。因此我们想探究有哪些因素可以延缓疾病加重,通过改变这些因素,我们希望将病情控制在早期阶段,保留患者的运动功能。

    我们在新加坡国家神经科学研究所进行的另一个新研究方向是干细胞在帕金森病治疗中的作用。如果可以让干细胞分泌更多多巴胺,或许可以改善患者症状。

大医编:非常感谢Louis Tan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会将医学前沿的进展分享给医学同行。再次感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2959.png


吴曦教授



吴曦教授专访:脑深部电刺激治疗帕金森病


大医编:吴曦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近期有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关注?

吴曦教授:本次大会主要为MDS亚太分会的会议,其中大部分专家为神经内科专家,有两名神经外科专家。我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脑深部电刺激治疗帕金森病。该疗法包括三大内容,第一是筛选合适的病人进行手术,而筛选原发性帕金森病对神经科医生稍有难度。因此我们近期的工作是从量表制定、诊疗流程、诊疗指南等方面进行规范。另外,在诊断过程中,帕金森病作为运动障碍疾病,可能会与其他疾病产生混淆。因此我们对运动障碍症状进行录像,通过人工智能进行鉴别。

    第二大研究方向是如何精准地将电极精准地放入需要植入的区域。植入区域是三维区域,需要考虑角度、深度和前后左右的位置关系。核团结构很小,植入要求精读在1.5mm以内,我们中心要求1mm内。因此如何在植入中减少误差,如何使核团边界看得更清晰非常重要。在丘脑底核位置放得好可以使患者感觉精力更充沛。丘脑底核的宽度只有2-3mm大小,如何选择合适的位置对患者症状控制相当重要。因此我们现在与其他大学一起做影像学研究,更好地区分边界和亚区,指导我们更好地植入电极。

    第三大研究方向是术后电刺激调节。术后电刺激是需要按照病人的个体特异性来调节的。丘脑底核很小,周围布满了重要的神经传导束,设置参数时很容易引起副作用。我们目前的工作是标出发生副作用的位置。需要更有针对性地设置频率、脉宽、电压。这些是我们目前的研究。

大医编:感谢吴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方面,您有什么建议吗?

吴曦教授:帕金森病的防和治是两方面。当确诊帕金森病时,很可能已经患病五、六年了。在运动症状出现前会有非运动症状,包括睡眠问题、嗅觉减退、便秘等。预防方面,可以通过影像学筛查或血液检验来发现早期的指标。发现指标改变后可以有一些预防措施,但是预防的效果仍然不是很明确。更重要的预防措施是从生活方式上着手,比如睡眠节律控制,少摄入加工肉类,多摄入青菜、坚果类食物可能可以延缓发病时间。

    治疗方面,自从1961年左旋多巴问世后,之后的药物很少有超过左旋多巴的疗效。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帕金森病并不是仅仅有手抖、僵硬症状,每个人症状不同。因此可能涉及到多种物质和神经节,不仅仅是左旋多巴,还包括乙酰胆碱、去甲肾上腺素能、5羟色胺等神经递质。所以其他药物会对帕金森病起到的辅助效果。其他类型的药物也在不断出现,改善患者精神症状、躯体感觉异常、疼痛等。除此以外,还有手术疗法,包括方向性电极、闭环式电刺激等未来可以更好地控制患者的运动症状。另外,干细胞移植疗法还在临床试验研究中。

大医编:非常感谢吴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

QQ图片20191129164503.png


汤建军教授



汤建军教授专访:脑静脉窦狭窄和特发性颅内压增高血管内治疗


大医编:汤建军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您取得了哪些研究成果或者您有什么临床见解和我们分享?

汤建军教授:非常感谢王晓平主任的邀请,王晓平主任长期致力于帕金森病、肌张力障碍和威尔森病(肝豆状核变性)这类疾病的研究,取得了非常优秀的研究成果。我也是神经科领域的一名医生,神经科的范围很大包括帕金森病这类神经退行性疾病,也包括脑血管病、癫痫等等,我主要从事脑血管病的研究多一些,当然,一些疾病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一些脑血管病的病人可以表现为肌张力障碍甚至帕金森病,我本人主要从事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有一些脑血管闭塞的患者可以表现为肌张力障碍甚至帕金森病。

    这部分病人他可能可以通过一些介入的方法进行治疗:包括安装支架,改善脑部供血等。当然,对于帕金森病这一大类疾病来说,目前的治疗主要是一个药物治疗,帕金森病的发病其实质是细胞的凋亡,但对于细胞凋亡,我们目前还不能做太多的事情,无法阻止、逆转细胞凋亡进程。个人认为未来可能借助基因疗法、干细胞移植来治疗帕金森病。但我不是帕金森病领域的专家,所以这只是代表我个人的看法。目前针对帕金森病的治疗相关研究比较多的是脑深部电刺激治疗。脑深部电刺激治疗可以有效缓解中期及药物治疗无效的帕金森病。我对这个问题的见解就是这些,谢谢。

大医编:感谢汤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方面,您认为未来会出现哪些新进展?

汤建军教授:帕金森病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细胞凋亡,目前无较为有效的治疗和预防办法,但我们可以从生活方式入手进行早期干预,目前没有有效的预防办法,但是相信在王晓平等帕金森领域的专家、教授长期研究下,未来可能会出现更为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大医编:非常感谢汤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会把您的观点传递更多的医学工作者。非常感谢!

QQ图片20191129164610.png


管阳太教授



管阳太教授专访:干细胞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


大医编:管阳太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近期有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关注?

管阳太教授:首先,神经系统疾病种类较多,其次,本次大会的切入点主要是神经退行性疾病;而对于我们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研究进展,我们团队目前取得的主要进展是干细胞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目前已通过卫健委审批,正在招募研究对象进行临床试验,而过去大家可能过于神化干细胞治疗疾病但是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干细胞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有真很大的应用前景。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较其他疾病较难,其相关的治疗方法近期也有较多研究,干细胞治疗是其中研究较多、较热的一个领域。

大医编:感谢管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管阳太教授:帕金森病刚刚讲了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一个代表性疾病,那么这类疾病的治疗方法,目前来说相对于阿尔兹海默病这种神经变性疾病的治疗方法还是有很多的进展,很多病人因此获益,受益的主要是早期中期的病人,那么晚期的病人随着DBS的应用,也能缓解患者的一部分症状。但是,所有的治疗,包括DBS治疗,都是对症治疗,因而如何去预防这种疾病是很多人想要探索的事情。帕金森病的预防和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预防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是避免一些促进神经元退化的因素,其中部分因素是可以干预的,部分是不可以干预的,比如年龄、遗传背景没法干预,但是血糖血脂体重这些可以干预,干预以后,对脑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预防都有积极的意义。针对帕金森病的个体化预防,目前还有很多因素值得探究,例如有研究表明吸烟可以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但是吸烟对身体健康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延缓神经退行性疾病带来的收益,因而我不赞同通过吸烟来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

大医编:非常感谢管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4800.png


杨任民教授



杨任民教授专访:“肝豆状核变性”的诊治经验


大医编:杨任民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杨任民教授:好的,我们今天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运动障碍,运动障碍我们国家过去称锥体外系疾病,这个病和脑血管病、癫痫、自身免疫性神经系统疾病比较,发病率低一点,因而对运动障碍相对研究较少,因而称其为罕见病。我对这个病的研究开始于1959年,当时碰到了一个病,是肝豆状核变性,当时我在安徽省工作,当时的诊断水平和现在无法比,从那个时候,我就认识到罕见病大家的诊治存在较大问题,容易误诊。肝豆状核变性我们统计下来,已经有一万两千多例,就不能称少见,但是他还属于罕见病。肝豆状核变性对于我们国家而言,我们国家人口基数大,相对于小国家,即使发病率看起来并不高,但是患者群体依旧非常大;其次,罕见病很多和先天性遗传因素有关,治疗较为困难;而且没有根治方法。我们目前的主要治疗方法是对症治疗,第一,可以延缓疾病进展;第二,可以减轻患者病痛;第三,可以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我最早的一个病人是南京的一位病人,他会带着孙子来看我,家庭也比较幸福。我们医生也应该重视这类罕见病的诊治,帮助患者减轻病痛,更好地生活,谢谢!

大医编:感谢杨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杨任民教授:帕金森病是运动障碍疾病中发病率最高的一类疾病,属于老年病的范畴,患者年龄较大。帕金森病是神经变性疾病的一种,虽然神经变性疾病整体而言,治疗较为困难,但是帕金森病是相对其他神经变性疾病比如老年痴呆最有治疗希望的一种,因此我们鼓励帕金森病患者遵医嘱进行规范治疗,早期发现进行干预。帕金森病的临床表现中过去认为主要是运动障碍,典型症状较多:静止性震颤、肌肉僵直、步态和姿势障碍等。而Black认为帕金森病患者运动障碍出现以前,还会出现非运动障碍症状,比如说肠道蠕动减慢、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睡眠障碍、躯体疼痛等,因此,我们对帕金森病病人我们要全面关怀,不仅是运动障碍,非运动障碍我们也要关注,帕金森病的治疗存在一个误区,我们改善运动障碍要进行药物治疗,包括五大类药物,这五大类药物能够减轻症状,但是我们目前帕金森的治疗我更愿意提倡综合治疗:运动可以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通过康复治疗可以纠正;其次就是患者的心理问题,要加强对帕金森病患者的心理治疗。通过综合治疗使帕金森病患者达到接近正常的生活水平。

大医编:非常感谢杨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4909.png








王玉平教授







王玉平教授专访:神经系统疾病的内科诊断




大医编:王玉平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王玉平教授:本次大会办的很有特色,紧密地围绕运动障碍疾病进行研讨,邀请了国内外高水平专家进行交流。在神经科的疾病里,包括癫痫、运动障碍疾病、认知障碍疾病,在其中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认知障碍疾病。在这里,我主要想分享一下神经科疾病的诊断中的几个点,首先,我们现在比较关注基因诊断在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断中的作用,随着测序技术的发展、普及和测序价格的降低,基因测序在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次,脑功能疾病诊断的进展也受益于脑功能成像、分子成像,借助影像学技术的发展,我们能更加清楚直观的看到脑功能疾病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变化。脑功能疾病的诊断也受益于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为我们探索疾病的发生、诊治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另外,关于脑功能障碍性疾病的治疗,现在还比较关注内外科治疗的结合,外科中的一些手术方法,比如微创治疗等也能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因而如何有机的把神经内外科的治疗结合起来,最大程度地帮助患者减轻病痛也是关注点之一。

大医编:感谢王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王玉平教授:帕金森病是运动障碍疾病中发病率最高的一类疾病,针对帕金森病病因进行治疗的药物目前还在研究之中,我们从脑功能的角度重新审视帕金森病,将其看作一个系统疾病来看待而非将其当作简单的运动障碍疾病进行诊治,至于未来会不会出现预防性的药物,在帕金森病发病前进行很好的早期干预是目前研究的一个热点,也是我们也在努力探索的一个方向。

大医编:非常感谢王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5202.png




卢洪洲教授







卢洪洲教授专访:神经系统疾病与感染疾病




大医编:卢洪洲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卢洪洲教授: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和我们感染领域的相关性还是蛮强的,这里我举两个例子:比如说,疯牛病,疯牛病病毒可引起人类患病,称“克雅病”,这种疾病实际上就是一种慢性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通过影像学检查、腰穿、临床诊断来确切诊断,我们神经内科的医生应当重视这类疾病的诊断,我也经常参与华山医院等医院此类疾病的会诊;还有一种是艾滋病相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痴呆,比如说,我遇到过一个30多岁的患者,有痴呆的临床表现,但是他年纪还很轻,怎么会痴呆呢?我们最后才查出来,他是艾滋病病毒颅内感染引起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病变。

大医编:感谢卢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卢洪洲教授:我是感染领域的专家,对帕金森领域不太了解,你们可以采访其他相关领域的专家,谢谢。

大医编:非常感谢卢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5414.png




谢鹏教授







谢鹏教授专访:关注帕金森病患者的精神障碍




大医编:谢鹏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谢鹏教授:从我自己的研究领域和临床经验与本次大会的主题结合密切的主要就是抑郁。实际上,大多数帕金森病患者都和并有情感障碍,这个在国际帕金森病联盟里已经确定为帕金森病非运动障碍疾病的临床表现,可能会加重帕金森病病情,促进帕金森病的进展;换言之,如果我们干预抑郁,就会减缓疾病进展,我目前主要从事抑郁相关的临床和基础研究。

大医编:感谢谢鹏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谢鹏教授:帕金森病的诊治事实上相较于之前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无论是新的治疗方法,如DBS的出现,使相当大一部分患者受益,相关的基础研究也取得了较大进展。但是我想提出的一点是我们要注重帕金森病患者的情感障碍症状:我们用多巴胺类似物治疗帕金森病合并情感障碍的患者,临床效果往往是不显著的;而我们的有些医生,比如山西医科大学的田医生,当关注帕金森病患者的情感障碍,并给予相应的心理、药物干预治疗,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我们并未对药物治疗的药物、剂量进行调整,而只是关注了帕金森病患者的精神障碍,而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因而我们神经科医生应当注重帕金森病患者的情感障碍症状的出现,及时的给予心理治疗等,从而提高药物治疗等其他治疗的疗效。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5516.png



卢晓东教授





卢晓东教授专访:神经系统疾病的综合治疗



大医编:卢晓东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卢晓东教授:本次大会是帕金森病相关领域的学术会议,我恰好是一名神经科的医生,我就是研究帕金森病的综合治疗的。当然,我们知道这个帕金森病的综合治疗是包括很多方面的,我作为一名神经内科的医生,肯定是以药物治疗为主的,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我们加上康复治疗、手术治疗、运动疗法等来达到较为全面的改善患者症状,达到治疗的效果。我们知道,帕金森病的症状是很多的,主要包括运动症状和非运动症状,运动症状里我们熟知的有静止性震颤、肌肉僵直、步态和姿势障碍等,这些都属于运动障碍的范畴;近年来非运动障碍得到比较大的关注,我们的治疗目前还是以药物治疗为主,在药物治疗无效的情况下,我们会进行深部脑刺激、手术治疗等。我是研究神经电生理的,我们也在研究DBS、经颅直流电刺激、经皮脑电刺激等,我们做了一些病人,也得到了比较好的疗效。结合本次大会的主题,我们在冻结足,就是冻结步态的治疗中,DBS治疗也取得了比较好的疗效。

大医编:感谢卢晓东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卢晓东教授:帕金森病的防治也是目前患者家属关注的一个方面。但是,目前说帕金森病的药物防治还谈不上,因为我们对帕金森病的发病过程还不够了解,我们所知道的仍是帕金森病发病机制中很浅的一部分,而帕金森病的发病过程是很复杂的,因此我们在不了解这个帕金森病的发病机制的前提下,很难有效地对帕金森病进行有效的防治。有些研究表明喝咖啡、吸烟等可以预防、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但是目前缺乏强有力的研究证据,但是,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帕金森病的发病和患者的生活方式有一定的关系,目前学界的主流看法是,外界环境通过作用于机体引起某些内在因素的改变而引起帕金森病的发病,因此,避免对机体有害的有毒物质,保持合理的运动、充分的休息、健康的饮食对于帕金森病的防治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整体而言,我们帕金森病的预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另一方面,帕金森病的治疗领域,近些年则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相对痴呆等其他神经系统疾病,我们帕金森病治疗的药物比较多,病人也能明显的获益,症状也得到明显的改善,特别在发病的早期,我们通过药物治疗,使患者能够正常的工作、生活,这些治疗目标都是可以达到的;而治疗的难点在于,我们如何延缓甚至阻止患者的病情进展,避免减轻治疗过程中的运动并发症,同时我们还要关注帕金森病的非运动障碍的治疗,因而我们目前提倡帕金森病的综合治疗,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合并运动治疗、康复治疗、心理治疗等,综合改善患者症状,来达到治疗的目的。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5255.png



刘振国教授





刘振国教授专访:帕金森病运动并发症的治疗



大医编:刘振国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刘振国教授: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临床经验,一起来和大家探讨一下神经退行性疾病,尤其是疑难疾病的诊治进展。我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的神经内科主任,我主要是做帕金森病方面的相关研究,我们主要围绕帕金斯病的运动并发症展开研究,我们帕金森病运动并发症是在帕金森病发展过程中,由于药物治疗、疾病进展等原因而出现的系列症状。我经常和基层的医生进行交流,我们帕金森病的治疗其实是比较简单的,关键是帕金森综合症的治疗,帕金斯综合症包括一系列运动、非运动症状,治疗起来是比较麻烦的。我们要同时关注帕金森病患者的运动障碍以及非运动障碍症状,综合运用药物治疗、运动治疗等综合疗法改善运动症状、非运动症状,来达到治疗的效果。我提倡保证生活质量,根据患者的个体差异,合理的选择药物种类、剂量对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这次会议以帕金森病为核心,重点讨论了疑难病例、治疗进展、临床经验等,让我们对帕金森病的诊断、治疗有了更全面、前沿的认识,既有相关的临床研究,也有基础研究的板块,希望以后有更多这样的国内外医生进行探讨的会议,希望研究生、青年医生、研究者能够重视、参与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中来。

大医编:感谢刘振国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刘振国教授:帕金森病的防治事实上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现在从病因上我们还很难把握到,比如这次会议上我们提到的肠道菌群紊乱就可能在帕金森病的发病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未来,我们要找到帕金森病的生物标志物,早诊断我们就能早干预,从而延缓疾病进展实现更好地治疗,这也是国家目前重点研发内容之一,也有很多的同志在从事相关的研究,无论是肠道菌群紊乱还是其他标志物,我们目前都在提倡探索帕金森病的前期症状,在帕金森病发病前来进行合适的预防、干预治疗从而达到较好的防治帕金森病的效果。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65913.png



王枫教授





王枫教授专访:帕金森病患者的个体化药物治疗



大医编:王枫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王枫:我们此次会议是帕金森病领域一个比较高规格的学术性会议,王晓平教授邀请了国内外优秀的学者、专家 来共同探讨帕金森病的相关诊疗进展,同时会议上也报告了一些新药物。帕金森病是我们神经科医生一个比较常见的疾病,而且发病率逐年升高。帕金森病作为一个独立的疾病个体或者说是一个疾病谱系而言,很多因素都会引起帕金森病,临床上常见的一个疾病就是脑血管病,同时原发性的帕金森经过一定时间的药物治疗后,由于药物治疗的效果有效,患者对药物不再那么敏感,同时一些并发症、合并症也会表现出来,这些药物会引起很多的不良反应,比如说药物会引起冲动控制障碍等不良反应,因而我们需要个体化用药,每个患者的药物选择、剂量使用都不同,因此帕金森病患者的治疗一定程度上也依赖于医生的临床经验,我们医生应当根据病人的个体差异,选择合适的药物种类、药物剂量进行治疗。

大医编:非常感谢王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021.png



罗蔚锋教授





罗蔚锋教授专访:运动障碍疾病的综合治疗



大医编:罗蔚锋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罗蔚锋教授:非常感谢大医编给我这个机会针对这个问题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从医已经二十九年年,接近三十年了,最近几年来讲,我主要从事运动障碍疾病这一块儿的临床以及相关的基础研究。我们知道,运动障碍主要包括帕金森病和肌张力障碍。帕金森病是我们的研究重点,从帕金森病的治疗来讲,帕金森病的治疗主要包括两块儿:一个叫预防性治疗,一个叫症状性治疗,所以事实上帕金森病的治疗是一个综合性治疗。我们知道帕金森病就目前的治疗情况而言,这个疾病它是治不好的,但是在所有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里,帕金森病又是治疗效果比较好的,尽管我们不能阻止疾病的发生,但是我们可以延缓疾病的发生,阻滞帕金森病的进展。另一种运动障碍称为肌张力障碍,肌张力障碍也日益得到重视。肌张力障碍的治疗主要是A型肉毒素,其对局灶性肌张力障碍的治疗效果很好,这一块儿我也做了一定的研究,发现肉毒素除了可以治疗局灶性肌张力障碍,也可用于治疗难治性疼痛,比如三叉神经痛,也有一定的疗效,我们近期的研究还发现A型肉毒素还具有改善情绪的作用,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查阅一下相关的文献。

大医编:感谢罗蔚锋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罗蔚锋教授:刚才也讲了帕金森病的治疗,事实上是一种综合性治疗。预防性治疗就是延缓,采取各种措施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这里面我们首先考虑的是药物治疗,其次,我们还应鼓励患者适当的运动,研究证明适当的运动可以很好的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让帕金森病的治疗取得更好的疗效;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饮食在帕金森病患者发病中的作用,合理饮食对帕金森病的防治有着比较积极的意义,比如说,西方国家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喝咖啡人群中不仅帕金森发病率低而且可以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喝绿茶也可以抗氧化进而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还有研究表明,尿中尿酸适当高,对于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也有着积极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尿酸高的人群可能心血管疾病、泌尿系统疾病的发病率较高,所以我们应该客观的看待这个问题,鼓励尿中尿酸低的人适当多吃海鲜从而达到预防、延缓帕金森病进展的作用。此外,不同年龄、性别、发病特点的帕金森病患者,我们选的药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从运动、饮食、药物综合进行干预、治疗。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138.png



张克忠教授





张克忠教授专访:帕金森病的综合治疗



大医编:张克忠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张克忠教授:帕金森病是一种常见的神经内科疾病,主要表现为运动障碍,同时帕金森病也是一种慢性进展性疾病。近年来学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步态、药物治疗的后遗症上。在这里,结合本次大会的主题,我想首先和大家分享一下帕金森病患者的步态障碍问题:帕金森病患者的步态障碍主要表现为起步困难、小碎步、冻结足等,主要的问题就是患者行走困难,难以起步或者行走过程中忽然跌倒等。另外,这些年学界的另一个研究重点就是药物治疗后引起的异动症,我们知道,帕金森病患者的典型症状是少动症,但是我们用多巴胺治疗后,患者反而可能出现异动症,动作从少到另一种极端,甚至不能坐下,坐下后一直颤抖等,甚至会有类似于亨廷顿舞蹈症的表现。这种情况,就是药物治疗后引起的异动症,它的的发生也是比较复杂的,最主要的是长期大量使用左旋多巴引起的不良反应,因此我们要对不同的患者,患者用药后的临床表现等合理用药,减少左旋多巴的用量,可以合用其他药等,从而尽可能地避免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

大医编:感谢张克忠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张克忠教授:我们知道,帕金森病之所以比较难以预防、治疗,关键就在于帕金森病的病因是不明确的。帕金森病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也叫神经变性疾病,但是神经变性如何引起帕金森病,以及哪些因素引起神经变性等帕金森病病因相关性的问题还在研究之中。而目前的研究表明老化、环境因素的影响以及遗传因素在帕金森病的发病中都有一定的作用:帕金森病的主要患者群体就是老年人,因此年龄是和帕金森病的发病密切相关的;其次,环境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帕金森病的发病,农药、重金属、有机化学溶剂等环境因素虽然不是主要原因,但在促进帕金森病的发病方面也有一定的作用;另外,相关研究也表明,遗传因素在帕金森病的发病中也有一定的作用,帕金森病的发生可能与二三十个个人遗传的相关基因突变有关。我们从帕金森病的发病影响因素里就可以知道我们现在的主要预防措施:运动,避免接触有毒有害物质,合理饮食等就是我们目前的主要预防措施。这个问题我的看法大致就是这样,谢谢。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237.png



陈旭教授





陈旭教授专访:帕金森病的综合治疗



大医编:陈旭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陈旭教授我是上海六院徐汇分院神经内科主任陈旭,同时也是多种神经内科相关杂志的编委。我主要从事脑血管病的研究,我们知道脑血管是我国常见的疾病之一,也是我国居民主要死因的第一位,2018年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我国脑血管病患者有1242万人,每年有300万新发脑血管病患者,同时每年有200万患者因脑血管病而死亡。我们主要从事脑血管病的临床、基础的研究:临床上,我们建立了系统性的多学科合作的卒中单元,同时建立了卒中治疗的绿色通道,卒中患者入院后可在黄金时间内进行取栓、溶栓治疗;基础研究方面,我们主要进行了脑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比如我们在做脑血管病危险基因以及药物敏感性基因的筛查,我们想通过基因筛查、造影筛查等,在脑血管病发病前进行有效的干预治疗,比如通过支架治疗脑血管狭窄,通过栓塞治疗脑动脉瘤等,从而避免脑血管病的发病,避免脑卒中的发生。另外,我们也在做干细胞治疗脑血管病的相关研究,我们努力提高干细胞治疗来减轻甚至避免脑卒中后遗症的发生。我们近期在脑血管病的危险基因、药物敏感性基因等研究方向发表了多篇论文,其中,我们还发现了“急性脑梗死的生物标志物”,我们是第一个发现此生物标志物的人,我们的这项研究成果受到文汇报、新华日报的系列采访。这就是我们近期的研究成果,谢谢!

大医编:感谢陈旭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陈旭教授:帕金森病不是我的专攻领域,但是据我了解,帕金森病是一种慢性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也会引起患者出现冻结步态等运动障碍,极大地降低了患者的生命质量因此帕金森病的治疗还有很大的研究前景。在帕金森病的各种治疗方法中,我觉得前景比较好的是康复治疗,此外,通过干细胞治疗帕金森病也是我的一个关注点,我认为帕金森病的治疗还是有比较长的路要走的,我们需要新的有效药物,同时也需要康复治疗为主的综合治疗等在帕金森病的防止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348.png


张颖博士



张颖博士专访:帕金森病细胞疗法


大医编:张颖博士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张颖博士:我想分享一下我对细胞再生医疗医学领域帕金森病治疗的一些看法和思考:首先,帕金森发病率连年攀升,加上我国人口基数大,现在我国帕金森病患者已达三百至四百万之多,而且出现低龄化以及分散更广的趋势,我们主要是药物治疗,对于帕金森病患者而言,药物治疗、起搏器治疗它的疲劳期还是很快的,很容易出现耐受,但后期对患者的疾病进展所起的作用可能就微乎其微了;目前比较前沿的治疗方法就是细胞再生医疗治疗帕金森病,相关的研究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当时科学家把堕胎胎儿的神经元注入帕金森病患者,发现某些患者的疾病进展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后来发现是因为输注的胎儿多巴胺神经元前体细胞与患者配型相符,不会激活机体免疫系统,从而发挥多巴胺神经元的功能来起到治疗的效果;当今的细胞再生医疗治疗帕金森病主要是提取病人干细胞/体细胞,重编程成iPS细胞,进而分化形成多巴胺前体细胞,再移植到患者脑内,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大医编:感谢张颖博士对这个问题的分享。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看法吗?

张颖博士:帕金森病也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我国目前已是老龄化社会,人口构成中老年人占了很大的比例,再加上我国目前医疗现状相较于欧美等发达国家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因而我们医务工作者还有相当大的工作可以做:首先,我们要加强对帕金森病的宣传,让大家认识这种疾病,了解这类神经退行性疾病,加强医学界、科学家对帕金森病的重视;其次,我认为国内帕金森病治疗诊疗可以分为三代,第一代以左旋多巴这类药物干预治疗为主,包括多巴胺受体、转运体治疗的化学治疗类的药物,这类药物大多已经过了专利期,是目前帕金森病治疗的主流;第二代是以DBS为代表的脑介入治疗,一般是在左旋多巴其他药物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开始此类器械介入治疗,但目前DBS一次的手术费用较高,一次需要30万元左右,大多数家庭是负担不起的,至于会不会纳入医保范畴,目前还在讨论中;第三代是细胞层面上移植治疗的方案,中国相关领域的研究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已在郑大一附院开展两例帕金森病患者移植细胞的治疗。

大医编: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549.png


Tim Aderson教授



Tim Aderson教授专访:通过早期诊断、干预推迟痴呆症状出现


大医编:Aderson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Aderson教授:好的,谢谢。我是一名神经内科医生,我主要进行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相关研究,近期,我们正在围绕帕金森病人展开一系列临床研究——“我们在研究什么样的人容易得帕金森病?他们的发病年龄大概是多少岁?影响帕金森病进展的因素有哪些?他们什么时候会进展成痴呆?”这些问题,我们希望通过这些问题的研究,能够提前筛查出帕金森病的高危人群进而提早进行干预,从而推迟痴呆阶段的出现。帕金森病的临床表现中过去认为主要是运动障碍,典型症状较多:静止性震颤、肌肉僵直、步态和姿势障碍等。而Black认为帕金森病患者运动障碍出现以前,还会出现非运动障碍症状,比如说肠道蠕动减慢、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睡眠障碍、躯体疼痛等,病人是比较痛苦的,他们不仅会有身体生理上的痛苦,心理精神上也比较痛苦。因此我们希望通过预测来提前筛选出高危人群进行干预阻碍其病情进展以及痴呆症状的出现。我研究帕金森病已经有26年了,近年来,随着人群寿命的延长,帕金森病的患病人群越来越多,相关的研究也丰富了很多。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发展,现在帕金森病的早期筛查也有了更丰富的基因检测的相关内容,我通过对我们患者基因检测的结果发现,患者中存在GABA通路异常的问题,我们现在也在同时进行通过对我们神经系统中的GABA信号通路进行调节来尝试进行帕金森病的预防和治疗。

大医编:感谢杨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Aderson教授:帕金森病是运动障碍疾病中发病率最高的一类疾病,属于老年病的范畴,患者年龄较大。帕金森病是神经变性疾病的一种,虽然神经变性疾病整体而言,治疗较为困难,但是帕金森病是相对其他神经变性疾病比如老年痴呆最有治疗希望的一种,因此我们鼓励帕金森病患者遵医嘱进行规范治疗,早期发现进行干预。帕金森病的临床表现中过去认为主要是运动障碍,典型症状较多:静止性震颤、肌肉僵直、步态和姿势障碍等。而Black认为帕金森病患者运动障碍出现以前,还会出现非运动障碍症状,比如说肠道蠕动减慢、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睡眠障碍、躯体疼痛等,因此,我们对帕金森病病人我们要全面关怀,不仅是运动障碍,非运动障碍我们也要关注,帕金森病的治疗存在一个误区,我们改善运动障碍要进行药物治疗,包括五大类药物,这五大类药物能够减轻症状,但是我们目前帕金森的治疗我更愿意提倡综合治疗:运动可以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通过康复治疗可以纠正;其次就是患者的心理问题,要加强对帕金森病患者的心理治疗。通过综合治疗使帕金森病患者达到接近正常的生活水平。

大医编:非常感谢Aderson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0701.png


Kostiuk教授



Kostiuk教授专访:神经系统疾病的内科诊断


大医编:Kostiuk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谈一谈您在所在领域已经取得了哪一些研究成果,或者是分享一些临床的见解?

Kostiuk教授:首先,感谢王教授邀请我来中国参加这样的一个会议,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上海。其次,我是研究帕金森病的,我们知道,现在人均寿命都很高,因此帕金森病患者群体更大了,我是围绕患者展开一系列的临床和基础研究。临床研究主要探索什么样的人群随着年龄增大更容易得帕金森病以及如何调整药物治疗的方案来使患者更多的受益;基础研究方面就是主要研究帕金森病发病的相关基因通路。

大医编:感谢Kostiuk教授的讲解。另外,在帕金森病防治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吗?

Kostiuk教授:帕金森病是神经退行性疾病中发病率很高的一类疾病,影响帕金森病发病的因素有很多,家庭遗传、生活方式、运动等都是影响帕金森病发病的因素,因此我们可以从生活方式、运动着手改变,降低相关高危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因为帕金森病的发病的具体机制现在研究的不是很清楚,所以现在还没有可以完全治愈的药物,但是随着发病机制相关研究的开展,以及干细胞治疗、药物治疗的研究进展以及相关临床试验的开展,未来应该能出现疗效更好的药物,谢谢。

大医编:非常感谢Kostiuk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QQ图片20191129172721.png


Tetyana教授



Tetyana教授专访:运动障碍疾病诊治的临床经验


大医编:Tetyana教授您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您作为大医编的特邀嘉宾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些问题。首先,结合本次大会主题,在您的研究领域近期有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关注或者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临床经验吗?

Tetyana教授:非常感谢你的提问。我主要是做帕金森病方面的相关研究,我们主要围绕帕金斯病的运动并发症展开研究,我们帕金森病运动并发症是在帕金森病发展过程中,由于药物治疗、疾病进展等原因而出现的系列症状。帕金斯综合症包括一系列运动、非运动症状,治疗起来是比较麻烦的。我们要同时关注帕金森病患者的运动障碍以及非运动障碍症状,综合运用药物治疗、运动治疗等综合疗法改善运动症状、非运动症状,来达到治疗的效果。我提倡保证生活质量,根据患者的个体差异,合理的选择药物种类、剂量对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

大医编:非常感谢Tetyana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对该领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也会把您的观点传递给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谢谢您!






Powered by 上海翼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2001-2016 dayibian Inc.
沪ICP备12046386号-1